RAForum
Slogan du site
Descriptif du site
Nouvel article
Article mis en ligne le 2007年5月31日
专栏 : 安那其研究

梅・畢克蕾

(May Picqueray, 1898-1983)

安那其和工會運動活躍人士。

畢克蕾1898年7月8日出生在法國布列塔尼省(Bretagne)。早年在加拿大蒙特利爾上學,課餘時間替人看護小孩,那是她的第一份工作。1918年回到巴黎後,她開始接觸安那其思想,並熱情投身於自由意志團體和青年工會的活動。1922年,作爲法國礦業工會秘書,赴莫斯科出席第二屆國際工聯代表大會,並利用這個機會向托洛斯基求助,使茉莉・史德邁(Mollie Steimer)和索尼婭・福來悉尼(Sonya Flechine)二人獲得釋放。回到法國後,被當局以使用假證件為理由拘捕並判刑。法國聯合總工會(C.G.T.U.-Confederation (...)

約翰・格拉佛
Article mis en ligne le 2007年5月31日
专栏 : 安那其研究

約翰・格拉佛

(Jean Grave,1854-1939)

法國安那其運動重要人物。

約翰・格拉佛1854年10月16日出生在法國奧維涅(Auvergne) 。最初信仰社會主義,1880年轉爲安那其人士。自學成才的他受到艾裏塞・邵可侶(Elisée Reclus)的賞識,於1883年受後者邀請負責在日内瓦出版雜誌《反抗者》(Le Révolté)。後來回到法國繼續擔任改名為《反抗》(La Révolte)的主編。1892年發表《垂死社會與無政府主義》,該書主要闡述克魯泡特金思想,並由米爾博(Octave Mirbeau)撰寫導言 (...)

艾裏塞・邵可侶
Article mis en ligne le 2007年5月31日
专栏 : 安那其研究

艾裏塞・邵可侶

(Elisée Reclus,1830-1905)

著名地理學家,自由意志主義理論家和安那其運動活躍人士。

艾裏塞・邵可侶,1830年3月15日出生在法國西南部吉倫特省(Gironde)的聖富瓦拉格朗德(Saint-Foy-La-Grande)。由於父母都是基督教徒,他在柏林學習並研究地理學。1871年,因積極參與巴黎公社運動,被當局就地繳械逮捕,並被法判遣送到殖民地新加裏多尼亞服刑。由於科學界同仁的支持,1872年2月3日得到官方減刑,改為十年放逐。之後,他來到弟弟艾黎生活的瑞士,弟弟也是安那其和互助公社成員。邵可侶在瑞士加入汝拉地區工聯會(la Fédération (...)

紅色法西斯
Article mis en ligne le 2007年5月31日
专栏 : 安那其研究

紅色法西斯

(俄)弗林(Voline)

注:弗林的這篇“紅色法西斯”發表在1934年七月版的《必吐之言》(“Ce qu’il faut dire”)第二期上。該刊由戴衡(Hem Day: 1902-1969)負責在瑞士布魯塞爾發行,“維護安那其國際委員會”(Comité international de défense anarchiste-CIDA)主辦。

剛剛讀到裴特里尼(A.Petrini)的一篇文章摘要。他正遭到蘇聯當局的流放監禁,卻表現出頑強的意志。他的文章中有這樣一段話:

“……一個又一個,他們把我們全部送進監牢。真正的革命者在俄國無法享受自由。出版和言論自由被強行剝奪,斯大林的統治和墨索里尼已沒有任何分別。” (...)

無政府共產主義同志社宣言書
Article mis en ligne le 2007年3月12日
专栏 : 安那其研究

無政府共產主義同志社宣言書

師復

《民聲》十七號,1914年7月4日

一九一四年七月,無政府共產主義同志社成立於上海,聚會既畢,乃公佈宣言書於眾曰:

無政府共產主義者何? 主張滅除資本主義制度,改造共產社會,且不用政府統治者也。質言之,即求經濟上及政治上之絕對自由也。

資本制度者,平民第一之仇敵,而社會罪惡之源泉也。土地、資本、器械均操之不勞動之地主資本家之手,吾平民為服奴隸之工役,所生産之大利,悉入少數不勞動者之囊橐,而勞動以致此生産者反疾苦窮愁,不聊其生,社會一切之罪惡匪不由是而起。故吾黨誓殱此巨憨,廢除財產私有權,凡一切生産機關,今日操之少數人之手者(土地工廠及一切製造生産之器械等等),悉數取囘,歸之社會公有,本各盡所能各取

致無政府黨萬國大會書
Article mis en ligne le 2007年3月12日
专栏 : 安那其研究

致無政府黨萬國大會書

師復

《民聲》十六號,1914年6月27日

我親愛的同志乎,無黨在歐洲之現狀,諸同志知之稔矣,若其在東亞之實況如何,則知之者必居最少數,且即知之亦決不能詳,吾于是知君等之亟亟慾聞吾東方同志之報告與意見也。此次大會,吾人未能躬與其盛,殊為抱歉,然竊喜得乘此機會,陳述中國無政府黨之短期歷史及吾人之主張與夫對於大會之意見于我最親愛而尚未能握手之諸君之前,諸君幸少留意。

當中囯未革命之前,人民言論行動絕對不能自由,故凡革命黨多避居於東西各國。以是之故,得吸收各國社會主義無政府主義之思想,而轉販於國人。壹千九百零七年六月二十一日,吾黨之在巴黎者,始發刊華文無政府七日報,名曰《新世紀》,主筆政者為李石曾君,是為吾黨第一之言論機關。

安那其在俄羅斯的復興 1985-2000 (續)
Article mis en ligne le 2007年3月12日
专栏 : 安那其研究

1989年5月1日,來自全國各地的安那其人士聚集一堂,討論組建全國性的安那其-工團同盟(Confederation of Anarcho-Syndicalists, 簡稱KAS),這是俄羅斯60年以來第一個真正的安那其組織。會議以默哀開場,表示對所有已故同志的敬意。接下來的開幕詞這樣說道:“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60年來我們首次規劃在蘇聯建立一個安那其-工團主義的機構。我們處在一個具有深厚自由意志(Libertarian) 傳統的國家,產生過巴枯甯,克魯泡特金和托洛斯基等響亮的名字。安那其-工團主義運動在十月革命曾經是一支相當重要的社會力量,它被打垮,不是因為自身脆弱,而是由恐怖鎮壓導致。今天我們要重新開始。” (...)

安那其在俄羅斯的復興 1985-2000
Article mis en ligne le 2007年3月12日
专栏 : 安那其研究

“安那其是蘇聯要認真對付的一股政治力量”

——前蘇聯蘇維埃最高主席安那多爾・魯基雅諾夫(Anatoly Lukyanov)

1989年5月,在反對最高人民代表大會的示威遊行隊伍中,安那其的黑色旗幟吸引了人們的視線,因為它標誌著安那其在俄羅斯重現。迎風飄揚的黑色旗幟旁邊,一位安那其人士高舉一幅標語,上面醒目地寫著:我們所代表的左翼分支不再相信最高蘇維埃政府! 這是1921年以來俄羅斯大地上第一次公開出現安那其的旗幟和標語。

事實上,布爾什維克黨在掌權以後一直把國內的安那其人士視為頭號敵人。1933年在寫給列寧的一份封信中,史達林對當時著名的安那其人克魯泡特金(Peter (...)

經濟學的貧困,貧困的經濟學 (續)
Article mis en ligne le 2007年3月12日
专栏 : 安那其研究

安那其的思考取向:生活如同萬花鏡。

資本主義經濟一統天下兩個世紀,把安那其的書作與研究成果清除得乾乾淨淨。正如本文開頭的引言所示,研究經濟學歷史的大學者熊彼特以稱讚的口吻提到克魯泡特金,不過是爲了轉身將他一腳踢開。該理論的發展歷史其實很像一部舊約聖經,注定是爲新約聖經、亦即「資本主義統治」的到來做準備鋪墊的角色,從熊彼特到帕累托和薩繆爾森的實證論學派(Positivists)尤其如此。因此,所有與福音書教義不相和諧的音符都被排擠出門。

固然,有人批評安那其思想在理論上欠缺深度,甚至說它具有「烏托邦」特徵。可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者有成千上萬,其他各種學派也多如牛毛,這些人的研究加在一起似乎也沒能創造出多麽奇妙的效果:南半球被資本主義竭力維持在陣營邊緣,其貧窮的根源

經濟學的貧困,貧困的經濟學
Article mis en ligne le 2007年3月12日
专栏 : 安那其研究

經濟學的貧困,貧困的經濟學

作者:Ronald Creagh

“繼(巴庫寧)之後,最傑出的共產主義思想家當屬自成一派的P∙A∙克魯泡特金(1842-1921)。除了思想研究上不容忽視的成就,他的社會法則學説也有一定價值,然此“一定價值”卻足以將其排除於我們的報告之外。當然,在經濟與政治思想的歷史領域(而不是研究領域),他與巴庫寧都是重要的傑出人物。”

——摘自熊彼特《經濟研究史》(J.A.Schumpeter)

世界上有兩種經濟模式。一種建構於資本積累之上,自新石器時代起出現。若把人類的全部歷史比作24小時,那麽它僅佔據最後5分鐘的時間(1)。另一種是非資本積累的生存模式,在24個小時中每一刻都有它的存在,譬如,恰帕斯(Chiapas)的印第安人,澳洲的

中國無政府團綱領草案(節錄) - 苦力
Article mis en ligne le 2006年12月16日
专栏 : 安那其研究

中國無政府團綱領草案(節錄)

苦力

《民鐘》第十三期,1925年9月

(一)國 際 狀 況 (略)

(二)中國現勢

現在中國處于半殖民地狀態,資本主義已進入萌芽時期。一般賣國与剝地皮的官僚,漸變為財政資產階級。商業資產階級的大部分,直接間接均為帝國主義的奴仆,工業大半在外人手里,故完全抱著侵略的目的。無產階級在這种狀況,不但受軍閥与財閥的剝削,并受外國帝國主義的壓迫。所以中國無產階級的責任,不但要反對軍閥与帝國主義,并應推倒土著資產階級。

殖民地与半殖民地的革命運動,決不能違反全世界的共同潮流。現在先進各國的無產階級,正努力反對資產階級;殖民地与半殖民地的勞動群眾,決不能与土著資產階級妥協,實行單純的國民革命。因為土著資產階級雖反對帝國主



Accès direct

Ici vous pouvez afficher le contenu d'un article avec le mot-clé "acces-direct".

Le titre du bloc sera celui de l'article.

Sites favoris

Sur le web

                                                                                                                                                                                                                                                                                                                                 
Actualités du CIRA
Site d’information à propos de Daniel Guérin
Questo blog utilizza la piattaforma dBlog 2.0 (...)
Fondées en 2013, les éditions Nada publient des (...)
Haut de page
Réalisé sous SPIP
Habillage ESCAL 4.1.4